盗捕湟鱼不遏止-青海湖将成ldquo死湖rdquo

 

 

   ▲3月27日,一条被渔网困住的湟鱼在志愿者手中被解救。

新华社记者吴光于摄

新华社西宁4月18日新媒体专电(记者吴光于)中国最美丽的湖泊、中国最大的内陆湖、中国最大的咸水湖……享有诸多之最的青海湖的独有物种——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青海湖裸鲤正面临盗捕之灾。

大量盗鱼用电池随意丢弃,触目惊心

青海湖裸鲤俗称湟鱼,是生活在青海湖流域的冷水性鱼类,生长极其缓慢,每十年才生长一斤,早在2004年,就被《中国物种红色名录》列为濒危物种。

青海省渔政管理总站站长何晓林表示,通过自上世纪80年始的封湖育鱼,目前湟鱼数量已恢复到3.5万吨。虽然总量有所增加,但远未达到可供捕捞的程度。

虽然国家有明文规定,盗捕行为却一直没有中断,今年尤其猖獗。家住青海湖湖东的牧民南加说。

近日,记者在南加带领下来到共和县江西沟乡下社村。中国最美丽的湖泊的广告牌正对的地方是青海湖尚未融化的冰面,远远望去密布着一个个下网的白色坑洞。

记者粗略计算,肉眼能及之处,坑洞达到40多个。走上湖面,凿开被冰封住的洞口,拉出渔网,渔网网目不足1.5厘米,一条条被挂住的湟鱼正在垂死挣扎,一些腹腔已经破裂,惨不忍睹。一小时内,志愿者们放归湟鱼就达400多条。

在捕捞点附近的湖岸边,记者看到,塑料饮料瓶、快餐面盒等生活垃圾遍地,一节节随意丢弃的电池尤其触目惊心。南加告诉记者,今年以来,在志愿者发起的巡湖行动中,已经捡拾废弃电池不下5000节。

这些电池用于一种叫做穿冰器的工具,借助它一次性能拉网200多米。每个穿冰器需要9节1号电池,但仅够其工作两三次。

刚察县泉吉乡牧民罗藏告诉记者,去年入冬以来,为了保护湟鱼,他们已经联合环湖地区三县的志愿者巡湖20多次。发现了上千张渔网,最多的一次一网就放生了一百多条湟鱼。

多的时候一天在泉吉就看到了50多个人。他们分头行动,吃住在冰面上,生活垃圾和电池随便乱扔。他说,我们只能趁他们不在的时候去捡垃圾,放湟鱼。

近日,在牧民群众的保护下,记者进入黑马河乡鱼贩吴二的藏赃地点。虽然仓库大门紧锁记者未能进入,但仓库门外地上的斑斑血迹正散发出刺鼻的腥味。在一个窝棚内记者发现了大量渔网、救生衣、皮划艇和两套汽车牌照。

湟鱼减少将严重影响青海湖生态系统安全

青海湖栖息的水鸟中有很多以湟鱼为食,湟鱼对维系青海湖流域‘水-鱼-鸟’生态链的安全至关重要。青海湖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何玉邦说,湟鱼的安全关系到水鸟乃至整个青海湖生态系统安全。

何玉邦解释,栖息于青海湖的候鸟来自于世界各地,之所以能选择青海湖落脚,在于这里丰富的食物资源和良好的生态环境。一旦湟鱼数量减少,水鸟将不再栖息,湖中将藻类泛滥,最终导致青海湖变成死湖。

同时,因使用穿冰器而产生的废弃电池中大量的重金属会对青海湖水域造成直接污染,对水生生物、水鸟、环湖地区的动植物,乃至居民的健康产生巨大伤害。

沿湖300多公里,只有20名渔政人员

湟鱼遭遇疯狂盗捕,究其原因,是执法能力不足和监管人员短缺。

记者采访发现,青海湖环湖地区目前共有100多家规模不一的饭店,几乎家家有湟鱼销售。共和县的大水桥更是以湟鱼宴而远近闻名。

据了解,在青海湖二郎剑景区,一份不足2斤的湟鱼在旅游旺季价格能达到480元。老板都给食客准备一个小塑料袋,吃剩的鱼刺全部装在袋子里,遇到渔政检查立刻收走。一位曾经被导游忽悠到湟鱼宴上的广东游客透露。

记者走访西宁各大市场时发现,销售湟鱼已是公开的秘密。鱼贩子大多手提黑色塑料袋,在顾客耳边低声兜售。一条不足半斤的鱼售价每斤20元,大的能卖到每斤50元。

西宁一些私房菜馆成为鱼贩子的销赃场所,由于这些菜馆隐匿于私人小区,渔政人员很难进入其间执法。

2013年1至3月,省渔政总站查处这类案件10起,其中刑事案件6起。但是,鱼贩子斗争经验丰富,被抓获的只是极少数人。

根据刑法,一次性盗捕湟鱼在100斤以上的可判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罚金。省渔政总站站长何晓林告诉记者,在实际执法中,取证非常困难。依法罚款对不法分子来说只是九牛一毛,即使被判刑等,这些人以后也重操旧业。

据了解,在青海湖从事盗捕形成了垄断经营,普通人要去打鱼,一条鱼都带不出去。环保志愿者南加说。

刚察县泉吉乡牧民扎洛曾因阻止盗鱼多次被打,一次被打掉了两颗牙。西宁环保志愿者张虎3月上旬与来自北京、天津的志愿者等开展护鱼行动时,被两辆鱼贩子吉普车跟踪了20多公里。

如今偷捕者的作案工具,已从原来的皮筏、木船发展为大马力机动钢船、快艇、冲锋舟等,运输工具也从三轮车发展为越野车、大型货车等。在夏季,盗捕者使用GPS定位系统在湖中下暗网,躲避渔政人员收网。

青海湖周长300多公里,渔政人员严重缺乏,设备老旧,管理工作面临很大困难。何晓林说。

在青海湖环湖地区从事渔政管理的只有20名公务人员。

何晓林坦言,盗捕猖獗、渔霸气焰嚣张,与地方监管力量不足等有直接关系。

牧民志愿者反映,在刚察县泉吉义务巡湖时,他们多次看到不法分子在冰面作案,岸边刚察县渔政局工作人员坐视不理,反而告知他们的巡湖行为违法,伤透了志愿者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