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 它发源于青藏高原东北部唐古拉山各拉丹冬峰西南侧,素有“世界屋脊”之称。 干流蜿蜒流经我国青海、西藏、四川、云南,覆盖重庆、湖北、湖南、江西、安徽、江苏、上海等1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流经高原、峡谷、山地、盆地,丘陵、平原等地形地区,最后流入东海。

按河流长度和年均径流量计算,长江全长6387公里,年均径流量9600亿立方米,居世界第三位,仅次于尼罗河、亚马逊河、亚马孙河、刚果河河分别。

长江三峡之一:巫峡

最大白鲟鱼_世界上最大的淡水鱼

但从流域面积来看,长江流域面积为180万平方公里,并未跻身世界前十(亚马逊河、刚果河、拉普拉塔-巴拉那河、鄂毕河、密西西比河、尼罗河)。河、叶尼塞河、勒拿河、尼日尔河、黑龙江185.6万平方公里)。

不过,与亚马逊河、尼罗河等长河都属于国际河流不同,长江是世界上最长的完全在我国境内的河流,跨越三步地势阶梯状,中上游差异较大。 水流湍急,是世界上水力发电量最大的河流之一。

长江源头辫状水系

白鲟大小_最大白鲟鱼_世界上最大的淡水鱼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这样的问题。 长江水量巨大,特别是夏季雨量充沛。 河水水位高,水流湍急。 长江中的许多鱼被直接冲入大海。 这些淡水鱼最终去了哪里? 它们能适应海洋的咸味环境吗?

海水这么咸,淡水鱼会被淹死吗? 你首先要明白这一点!

大家都知道海水很咸,不能直接饮用。 喝过海水的人应该知道,海水味苦,越喝越渴。 这是因为海水富含矿物质。 平均每立方米海水含有0.0375吨矿物质,其中约90%是氯化钠,也就是各种盐类。

世界四大洋的含盐量相差不大,平​​均含盐量为35‰,这意味着每吨海水含有35公斤盐。 但受降雨、河流、蒸发、洋流、海水混合等因素的影响,近海水域含盐量变化较大,特别是在河流较少的地方。 例如,有“河流之王”之称的亚马逊河,流量为每秒22万立方米。 大量淡水注入河口,使河口外160公里范围内含盐量特别低。

俯瞰长江口

白鲟大小_最大白鲟鱼_世界上最大的淡水鱼

细心的朋友会发现,人们常用的氯化钠注射液的浓度为0.9%,而用于人类或其他哺乳动物的生理盐水(SPSS)的浓度为0.85~0.9%。 这种氯化钠溶液可以维持细胞的正常形状,这意味着海水的盐含量接近人体血液的4倍。

通常,由于渗透压的存在,低浓度的液体会渗透到高浓度的液体中。 以饮用海水为例。 由于海水的盐分含量大于人体体液的盐分含量,所以一定量的体液会渗透到高浓度的海水中。 最终不仅海水不会被吸收,体液也会被吸收,如果海水的消耗量超过人体的极限,就会导致严重的失水,危及生命。

世界上最大的淡水鱼

由于淡水鱼生活的淡水中的含盐量与海水有很大差异,无论是长江的淡水鱼被冲入海中,还是海洋中的咸水鱼进入淡水,都会受到渗透压的作用。 影响。 由于鱼类细胞内盐分浓度不同,咸水鱼细胞内盐分浓度比淡水鱼大。 如果将淡水鱼直接放入海中,由于密度差,水分子会进入海水中,导致鱼脱水。 相反,当咸水鱼进入淡水时,水分子会渗透到鱼的细胞中,导致鱼的体型变大,最终吸收过多的水而膨胀而死。

乍一看,好像淡水鱼无法在海水中生存,但为什么长江口没有大量死掉的淡水鱼呢?

有一个问题需要纠正。 长江干流被葛洲坝和三峡大坝截流。 另外,中下游地势较为平坦,河道宽阔。 水的流速大大降低。 活鱼不可能被河水直接冲入大海。

全球水电基地和航运物流大通道:三峡大坝

世界上最大的淡水鱼

相反,汹涌河流中的鱼更喜欢逆流而上,因为此时水中的含氧量最大,游得更欢快。 而鱼逆流而上的能力更是超乎人们的想象。 比如,北美的鲑鱼就拥有穿越海洋、跳过低矮瀑布的“能力”。

然而,除了内陆河流和湖泊外,地球上所有的外流河流和湖泊都与海洋相连。 在长期的进化过程中,形成了一种广盐鱼类,主要分为渗透调节型和渗透适应型两种类型。 从字面意思来看并不难理解。 鱼类通过调节自身功能或适应渗透压来满足不同盐度的生存。

鲑鱼洄游

白鲟大小_世界上最大的淡水鱼

然而,即使是广盐性鱼类,其自身的调节或适应性也只能在一定的含盐量范围内进行。 因此,这类鱼主要生活在含盐量较低的近海水域,或者是洋流经过、蒸发的地方。 在较小的海域生存。

据初步统计,长江流域共有鱼类424种(其中特有鱼类183种),包括常见的“四大鲤鱼”草鱼、青鱼、鲢鱼、鳙鱼等。被誉为“长江三鲜”的河豚、鳀鱼、长江刀鱼、鲶鱼、鲶鱼、鳜鱼、鲻鱼、中华鲟等。由于葛洲坝、三峡大坝的修建,过度捕捞,“长江三鲜”航运繁忙。 “黄金水道”和水体污染,一些鱼类的生存和产卵环境遭到破坏,自然存在的野生种群数量急剧减少,濒临灭绝。 之后,白暨豚于2006年被认定功能性灭绝,长江白鲟也于2019年12月23日被宣布灭绝……

最大白鲟鱼_世界上最大的淡水鱼

长江刀鱼

曾经是中国最大的淡水鱼长江白鲟已被宣告灭绝。 中华鲟,现在是长江中最大的鱼类,是海河洄游鱼类,也是广盐性鱼类。 ,它们往返于淡水和咸水水域之间,在长江上游水流快、水温低、水质好、河底有砾石的地方产卵繁殖,如宜宾、四川,盛产鱼、虾及各种软体动物。 它生长于黄海、东海和南海北部等浅海区域,但葛洲坝的建设切断了其洄游和产卵的生命线。

如何保证鱼类洄游生命线畅通?

中国是世界上大型水利设施最发达的国家。 在超过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修建了近10万座大大小小的水坝,库容近9000亿立方米,仅小于长江年平均净流量。 不足600亿立方米,相当于珠江径流量的2.5倍。

三峡大坝船闸

但由于江河溪流中修建的沙坝、水坝水位落差较大,鱼类无法逆流而上。 这往往会阻碍一些洄游鱼类洄游产卵的生命路径,不利于它们的生存和繁殖。 造成直接威胁。

为了便于洄游鱼类正常洄游到河流上游产卵,一些生物学家和生态学家建议,在修建大坝时,应在大坝一侧修建一个相对平缓的连续阶梯式水箱。 鱼儿可以通过这个阶梯式水箱向上爬,直到越过大坝并逆流而上产卵。 当它们累了的时候,可以在水箱里休息一会儿,而不会直接被水冲下去。 人们利用这种特殊的方法进行鱼类洄游。 这段话的名字叫《鱼梯》。

鱼梯

修建“鱼梯”不仅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决鱼类无法洄游产卵的问题,而且不会给整个水利工程造成任何损失。 可以说是两全其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