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岛“钓鱼”谁是饵?

近日,据外媒报道,一架加拿大CP-140型机非法侵入中国附属岛屿赤尾屿领空,严重侵犯中国主权,威胁中国,中国空军派出一架歼-10S前出拦截查证,并持续伴飞加军机,直到其离开中方领空。

此次海空拦截事件最引人注目的点在于,加拿大媒体称,中国战机以所谓“不安全不专业的方式”对加拿大侦察机实施拦截。那么加拿大空军侦察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周边实施侦察活动,意欲何为?

我们可以从新闻报道中得知,此次加方被拦截机型型号为CP-140。许多喜欢航空的朋友可能对其感到陌生,在此对其作一番简要介绍:CP-140海上巡逻侦察机是加拿大1980年时在美国洛克西德P-3A“奥利安”反潜机基础上定制改造的多功能海上巡逻侦察机,使用了S-3A反潜机的反潜设备和加拿大自产的电子侦察设备,绰号为“极光”,主要担任北约反潜任务和广阔海洋侦察任务。

因此,不难得知,从其所担负的任务类型来看,该型飞机用于执行日常巡逻侦察等用途,而在基于现代军事装备体系框架下,尤其是具有完善国防体系的军事大国而言,搜集对手部署于国境线边缘处各类型雷达的电磁频谱参数及军事力量部署情况,以便在战时进行针对性极强的的电磁干扰和反制,具有极高情报价值。这也是在此之前,包括美军RC-135“铆钉”电子侦察机,P-8A“海神”反潜巡逻机等日夜不停抵近我国沿海线,实施侦察活动根本目的所在。

对于现代侦察机而言,若要实施特定目标的侦察活动,一般使用“电子侦察”。顾名思义,使用其机载航空电子设备,包括雷达/光电/红外等,利用电磁波为信息的载体,在他国领土范围之外长时间持续游弋徘徊,主要侦察手段包括,探测,扫描或直接干扰等,收集对手为应变上述侦察手段所启动的各类对抗设备所辐射出的电磁信号和反应时间及其各类设备间衔接配合和最大使用极限,包括远程警戒雷达、火控雷达、通信频段以及其配套设施部署地点和规模等详细参数。获取此类精确军事情报,尤其是敌军固定目标详尽信息,将可在战时迅速将战前以瞄准完毕的各类远程打击武器迅速点火发射,做到“发现即摧毁”。

美国空军是世界上主备电子侦察机数量最多,型号最齐全,性能质量最好,且最具实战使用经验的军队。其电子侦察机涵盖陆海空三军,且具有多种针对特殊使用环境的衍生型号。如EP-3C电子侦察机,EA-6B“徘徊者”电子战机,EA-18G“咆哮者”电子干扰机,RC-135“铆钉”电子侦察机,E-8C“联合星”战场监视机,EC-130“罗盘呼叫”远程电子干扰机,F-4G“野鼬鼠”反辐射机。

这里,笔者以海湾战争为例介绍各个电子战机所承担的战役任务,美军在海湾战争若要实施一次对伊拉克纵深境内高价值战略目标的空中打击行动,将会出动以攻击机为核心各类辅助支援机型所组成多达数百架打击集群:首先,由E-3“望楼”空中预警指挥机巡航在高度8000~10000米的空域,地点位于沙特—伊拉克边境地带,使用其配备的大型远程搜索雷达,持续不断对约200-680公里外空域进行扫描,并将空情信息汇总发送到位于伊拉克境内美军攻击机群编队内,包括对手力量部署地点,数量和型号及调动情况;接着由,徘徊在土伊边境地带的EC-130对伊拉克地面远程警戒雷达实施干扰,破坏其掌握己方空域实时空中态势的能力;再然后,配属整个编队内的1-2架EA-6B“徘徊者”伴随式电子干扰机将会持续不断释放电子干扰讯号,压制地面伊拉克防空部队的通信与指挥控制能力,使其变成“瞎子”“聋子”;若地面有伊拉克防空部队启动火控雷达并成功锁定编队内任意一架飞机,将会由飞在整个编队前方,携带有AGM-88“哈姆”反辐射雷达导弹的F-4G“野鼬鼠”反雷达电子战机紧急实施针对性干扰,并锁定敌方火控雷达讯号,发射导弹将其摧毁,以确保整个编队的飞行安全,直到完成战役打击任务并成功安全返回位于沙特境内的联军基地。

由于电子仪器是一种非常精密的设备,对其承载平台的安定性和平稳性要求极为苛刻。而航空器恰巧必须适应极端恶劣的高空环境,温度,湿度,压力和空气密度等变化极为迅猛。因此,有能力研制电子战机的国家极其稀少。同时另一方面,电子侦察属于现代军事领域中“电子战”领域一个分支,简而言之,电子战是一个庞大的概念,它包括侦察、干扰、反制和硬摧毁,需要精确在充满复杂噪声干扰的环境中将所需要的信号进行提取,识别,处理,存储和归类,对一个国家的电子工业水平要求极高。

于此处事件中的中国空军而言,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中国电子工业水平飞速发展,并顺利研制并装备“高新”系列特种机,这其中就包括各类最新型号电子战机,以运-8,运-9为作战平台,主要执行子对抗、电子侦察、海上巡逻、航空反潜、空中指挥、空中预警、特种航测等任务。因此,不管是CP-140也好,亦或是去年的美军RC-135也罢,其频繁抵近中国沿海实施侦察活动,更从侧面表明中事力量的日渐不凡。外机不断挑衅逼近,谁才是“不安全不专业的方式”?答案一目了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