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启智专栏|钓鱼记

我经常和小区邻居卢老板一起打乒乓球,日子久了,彼此逐渐熟悉。我问他周末有哪些休闲消遣活动,他说最爱钓鱼。

“钓鱼?”这勾起我浓厚的兴趣。在老家时,我可是狂热的钓鱼“发烧友”。双休或节假日,我经常与邻居或同事钓友相约河流或是荒山野堰,乐当“姜太公”。中午,在河畔或是堰塘边席地而坐,就着干粮和水对付一顿。很多时候,从早到晚,连一条小鱼都没钓上来,我们却依然乐此不疲,仿佛每次都是满载而归。

我钓到最大的鱼是一条斤的草鱼。那是清明之际,乍暖还寒。我用的是细线小钩,根本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鱼上钩。那条鱼想必尚未从冬眠中苏醒,上钩后不到一分钟,就被我不费吹灰之力拖到岸边。

我钓到最大的鲤鱼也有四五斤。那时已是初夏,我早晨六点就赶到堰塘。先抓一把酒米,抛到正前方距我一丈多远的水面。酒米缓缓下沉至水底,成为诱饵,俗称“打窝子”。然后,我把装有少许酒米的藤篾篓沉浸于堰塘边水草中。接着,拉伸鱼竿,系好鱼线,测试水面深浅,将鱼漂调试到合适位置。所有准备工作就绪,我提起藤篾篓,里面已有几只活蹦乱跳的虾。鲤鱼最爱吃虾,我抓起一只不大不小的虾挂到鱼钩上,抛竿,静等鱼儿上钩。

那天运气真好,不到五分钟,鱼漂匀速下沉。我立即抖竿,鱼竿弯成一张弓,好沉!我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激动和兴奋。偌大的堰塘,只有我一人钓鱼,我又是新手。我一边双手抓牢鱼竿,一边默默祈祷:不要慌,千万别让它跑掉了!

鱼在水中左冲右突,我想起有经验的钓友说过,钓到大鱼要有耐心,顺势遛鱼,鱼竿收一阵放一阵,交替进行。沿着堰埂下面的斜坡,我从堰塘这边周旋到那边,只听见鱼线在风中发出“呜呜”“呜呜”的叫声,持续十多分钟。我折身再往回遛时,那条鱼挣扎的力量明显减弱。我顺势收竿,慢慢向后退,将鱼向浅滩处拖。很快,一条一尺多长的鲤鱼露出水面……

听我讲述钓鱼的“光辉历史”,卢老板幽默道,哪天带我去“重温旧梦”。我说目前一无所有,至少得去买一根鱼竿。卢老板慷慨说:“不用,我钓鱼工具全套。鱼竿十几根,你随便挑选!”

说去就去。周六凌晨六点,随着手机闹铃响起,我一骨碌翻身下床。匆匆洗漱完毕,直奔小区南门外,卢老板已开车在那里等候。

我们要去距离小区三十多公里外的水库钓鱼。水库被人承包,专门放鱼让钓友垂钓,垂钓者每人每天收费八十元。

我们先在水库附近吃了早餐,再驱车直达目的地。停好车,卢老板从后备箱拿出两个大箱子,里面全是钓具鱼饵之类。到达水库,我们选好位置“安营扎寨”。卢老板放下长方形箱子,从侧面拉伸出七八尺长的鱼竿支架,接着打开箱子,取出粗饲料鱼饵和拉丝钓饵,分别加水调好浓度。他又从另一个狭长箱子中取出两根鱼竿,拿出一只折叠椅,还有两把遮阳挡雨的大伞。

那个自带鱼竿支架的箱子,平放于地,即是一只天然的凳子。我坐在上面,手持鱼竿,进入垂钓状态。太阳热辣,然而大伞撑出一片荫凉,且有清风阵阵,感觉不错。

卢老板坐在离我不到五米远的地方。他认为这水库野生小鱼营养价值高,所以使用短竿细线小钩垂钓。我手中鱼竿三点六米长,他手中的二点七米。我以前在老家钓鱼只有一根鱼竿,五米四,钓小鱼大鱼都靠它。

一个多小时后,只钓上来几条一二两重的红眼鱼,还有细小的长白条鱼,我不禁有些焦急。小鱼太多,鱼钩还未沉底,饵料就没了,我不甘心出了钱却钓不到大鱼。

我把玉米粒挂上鱼钩,果真再无小鱼捣乱。大约半小时后,鱼漂猛地下沉,我用力抖竿,鱼竿又弯成一张弓,我一阵心跳。这久违的惊喜!

遗憾的是,不到五秒钟,紧绷的竿尖就弹了回来。鱼线还在,鱼钩没了。看来,细线小钩钓不到大鱼,而且钓竿也太短太细。大鱼稀少来浅水处,就算“瞎猫碰到死老鼠”,瘦弱的钓竿也承受不起。

我心急如焚:“换长竿粗线大钩才行!”卢老板二话没说,立马从狭长箱子中又抽出一根鱼竿,拉伸长度一米六三。

吃完饭,重新挂上玉米粒,抛竿,眼睛又专注盯着鱼漂。鱼竿足够长,鱼线吃水很深,没有理由大鱼不上钩。只是,两个多小时过去,鱼漂还是一动不动。卢老板坚持不懈用短竿细线小钩钓小鱼。这段时间,他钓了不少红眼鱼和长白条,总计四五斤。

又过了大半个钟头,鱼漂仍像睡熟一般,纹丝不动。无奈之下,我又换回短竿细线小钩,老老实实钓小鱼。

太阳还有一竿子高时,我再也支撑不住了,遂提议回家。卢老板让我在旁边休息,他麻利地收拾渔具,将它们一一折叠归拢,“完璧归赵”。

我们返回小区时,街上早已灯火辉煌。卢老板和我总共钓了七八斤鱼,当然,多数是卢老板的功劳。如果我不像《小猫钓鱼》中小猫那样三心二意来回折腾,收获一定更大。

即便我们一天能钓十多斤鱼,充其量也就一百多元。卢老板驱车往返六十多公里,燃油费、高速过路费,加上各种鱼饵投入,以及向鱼塘老板支付的垂钓费用,成本接近三百元,这还没算我们早出晚归的工钱。

两天过后,我周身肌肉还有酸痛感,若论经济效益,钓鱼太不划算了。老家俗谚“逮鱼摸虾,失误庄稼”真乃至理名言。尽管如此,卢老板问我还去钓鱼吗,我毫不犹豫回答:“肯定去!”

印象中,那天水库垂钓者,除了卢老板和我,另有不下二十位钓友,既有中年人、老年人,也有不少年轻人。他们也是消耗一整天,且多数人颗粒无收。然而,他们皆是浑然忘我,甘之如饴。

垂钓是一种修身养性的运动。在凝神注视鱼漂时,专心致志,心无旁骛,工作的忙碌,生活的纷扰,统统都抛到脑后。此时,身心随着鱼漂载沉载浮抑或静如止水,垂钓者因而暂时逃离尘世,抵达心中的世外桃源。

人活在世间,有些事情必须考虑经济效益,追求“劳而有功”。而有些事情不妨摒弃功利心理,不计较得失。因为,这些事情对于人生是有意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