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头钩”事情大揭秘:钓鱼人为何被指责成“背锅侠”?

#挑战30天在头条写日记#近日,西南大学教授姚维志在全国护渔员培训班做宣讲时振聋发聩的观点,瞬间引爆了国内国外的钓鱼圈。

姚大教授在培训课程中专程做了课件,通过图片的形式展现了铅头钩的外貌,并单方面将铅头钩定义为新型锚鱼钩,在他的观点中,只要某钓组能够快沉快收,都可以划归为锚鱼工具行列。

首先,笔者需要申明一个观点:锚鱼是一种非法行为,通过快速抛钩的方式随机钩鱼身将其拖出水面,鱼的致伤率极高,即使侥幸逃脱,也会因为伤口消息造成水质污染,对鱼资源危害极大。

此外,锚鱼一旦加入高科技,就能够通过水下可视摄像头等定位鱼的位置,实现精准抛钩,一旦广泛应用,也会对鱼的生存繁殖造成严重影响。

但姚大教授所谓铅头钩也是锚鱼工具的观点,笔者不能苟同,一些网友也已经通过实验进行了验证,即使是在逼仄的水箱中,铅头钩也不能精准锚鱼,无法达到快沉快收的效果。

铅头钩,是路亚钓友经常使用的一种“万能钓组,不仅在饵料的搭配方面十分灵活,在远投和防挂能力上也是出类拔萃,因此深受钓友们的喜爱,但铅头钩虽然沉底速度较快,却没有达到能够配合锚鱼的境地,姚大教授言论一出,等同于把路亚爱好者和其他喜欢使用铅头钩的钓友都转换成违法犯罪分子,无外乎引起国内国外钓友界的群嘲。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姚维志第一次语出惊人了,早在2023上半年,姚大教授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公开表示,“垂钓管理是现阶段最影响禁捕秩序的主要问题”。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就是“长江之所以生态环境恶劣,都是因为虽然严禁了违法行为,但是仍旧有很多休闲垂钓者自由活动”,一竿子伤害所有钓鱼人,把非法行为和违规垂钓放在同一个水平上衡量,相当于从根本上否决了休闲垂钓。

这也是很多专家学者的基本论调,比如被钓友们亲切称呼为“张千斤”的高级工程师张有谦,就曾在媒体采访时宣称,专业钓鱼等同于专业捕捞,钓鱼人一天轻松钓上千斤,笔者为此特意去查了相关数据,以青岛渔船为例,体长24米以上的两艘渔船,开海日一夜也只能收获4万斤,相当于40个钓鱼人,数据的对比,显得某些言论越发的滑稽。

在一些错误观点的影响下,各地对鱼休闲垂钓的限制越来越多,禁渔和禁钓划上等号,但这真的是保护鱼资源的当务之急吗?

笔者不否认,休闲垂钓确实问题多多,比如泥鳅党等非法行为、随地乱扔垃圾等不文明行为也是层出不穷,笔者也欢迎通过条例管制的方式解决这些问题,但仅凭这些就能够和电鱼、毒鱼平起平坐,未免有失偏颇。

长江十年禁渔都没有禁一杆一钩,专家却在没有详实数据支撑的情况下,大谈特谈钓鱼人日获千斤、锚鱼,只能让钓友怀疑专家的公信力,这才是保护水生态、鱼资源过程中最为致命的一点——失去权威性的专家提出的意见,又有谁会参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