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约80%钓具中国制造:哪座城市能够稳坐行业“钓鱼台”?

浩浩汤汤钓鱼大军的身后,是山东威海钓具制霸全球的荣耀路。作为全球渔具最大生产基地,威海还享有

可以说,全球约80%的钓具都由中国企业生产,而中国市场的一半以上都是“威海制造”。威海,一个拿捏住全球钓鱼人的地方。

彼时,有两位来自日本的外贸商带着一根玻璃纤维钓鱼竿来到中国,以期在国内找到能生产这种鱼竿的企业,降低成本压力。

可惜,中国尽管有“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的千年垂钓史,但在玻璃纤维钓鱼竿制造上却是一片空白,甚至没有现代化、工业化的渔具,基本一根自制竹竿就能草草应付了事。

作为当时国内轻工业较发达的地区,威海已经能制作出塑料地板、速溶咖啡杯、人造革等大量塑料制品,且产量能够供应给全国。 也正因如此,外商才愿意几经辗转,从青岛到烟台,再来到威海。

好在,有轻工业基础作支撑,威海塑料一厂在花费一年时间后便成功制出了鱼竿仿制品。 虽然产品尚且粗糙,但总算满足了日本商家的需求。

等到1985年,威海塑料一厂甚至把钓鱼竿生产单独剥离出来,成立了威海塑料渔具厂(环球渔具公司前身),并由此开启了威海鱼竿制霸全球之路,一度威胁到韩国鱼竿产业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八十年代末,在对口帮扶政策实施下,威海塑料渔具厂培养了大批“徒子徒孙”,其中就包括现下出名的光威渔具。

起初,光威渔具主要给环球渔具代工制作玻璃纤维布,直至后来才自己搞生产,造鱼竿。1997年,光威年产鱼竿达到1000万套,超越环球渔具成为全球最大的钓具生产企业。

光威渔具只是个例,但大批渔具生产企业出现,市场竞争加剧自然不可避免,最终也难免陷入价格战。 尤其在九十年代以后,随着出口贸易业务加大,这场价格战甚至还延续到和韩国渔具的价格血拼中。

而在劳动力成本一环上,后者对比中国生产企业缺乏先天的优势,最终也因此被取代。威海渔具开始在全球扮演重要角色。

历经40年的产业历练,渔具产业也逐步发展成为威海的一张工业名片,打造了竿、轮、环、饵齐全,集生产研发销售、会展贸易、体育赛事等为一体的完整产业链条。

按材质划分,钓鱼竿大致可分为玻璃纤维竿和碳素竿两种。不过,由于玻璃纤维竿分量较重,因此碳素竿在市面上更受消费者欢迎。

而看起来平平无奇的碳素竿,其制作过程却大有窍门,甚至藏着国之重器——碳纤维。 据了解,碳素竿由碳纤维制成,作为高性能合成纤维,一根碳纤维只有头发丝十分之一粗,但拉伸强度可以达到钢的7-9倍,而重量却仅仅是钢的四分之一,被广泛应用在卫星、火箭、航天等高科技领域。

六十年代,中科院长春应化所李人元设立了聚丙烯腈基碳纤维课题,展开基础研究工作,由此拉开了中国碳纤维研究的序幕。 不过,由于国外技术封锁等多重阻挠,中国碳纤维技术在早期并未取得太大进展。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仅有少量碳纤维作为烧蚀材料供货,而国防军工所需的高性能碳纤维,则基本全部依赖进口,这就造成国内碳纤维一度遭遇卡脖子的难题。

一方面,国外对中国碳纤维进口有着严格的限制,不允许将这些设备用于中国生产军用物资和武器;另一方面,上游碳纤维生产厂家在供应上也是傲慢至极,“通知性涨价,赏赐性供给”时有发生,导致下游厂家苦不堪言,即使是普通民用生产也不例外。

以钓鱼竿生产为例,初期国内钓鱼竿厂商虽然能够给日本代工制造碳纤维鱼竿,但关于碳纤维的进口数量、用途等均需详细记载,唯恐有半点流失。

谁也不曾想到,这个困扰了中国几十年的问题,最后被威海一家钓鱼竿生产企业解决了。它就是光威渔具。

1998年,深受原材料卡脖子之苦已久后,光威集团创始人陈光威提出了“跳出院墙、围着院墙转”的战略,将业务往钓鱼竿产业链上游延伸,并引进了国内首条宽幅碳纤维预浸料生产线。碳纤维预浸料生产线投产后,大获成功,但主原料碳纤维仍然依赖进口。

恰逢2001年国家科技部启动研发碳纤维项目,一心想为国效力的陈光威也投入到碳纤维研发中,甚至不惜花光自己多年积蓄和抵押房子。

所幸,在第二年,光威研发就初见成效,不仅自己生产出了碳纤维原丝,还是参与测评的6家单位中,唯一一家能够达到日本T300级产品指标的样品。

如今,光威的碳纤维丝已然能够达到量产,不仅能满足自家公司,还能满足国内其他渔具企业需要,而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助推了威海甚至中国渔具产业的发展。

上海产业转型发展研究院为各级政府、园区和企业提供产业转型与城市更新方面的各类规划、产业定位、空间调整、运营策划、项目导入、企业咨询、资源对接、指数发布和培训考察等创新型、一站式、模块化、综合性服务。

这几年,凭借着拼多多和不断下沉的淘宝京东迅猛发展,沧州鱼竿以更低廉的价格进入市场,分走了大批消费群体。

据河北新闻网报道,在沧州西部河间、献县、肃宁三县(市)交汇处的鱼竿渔具产业已成为沧州市核心产业集群,产品占到国内中低端市场份额的70%以上。 而细究沧州鱼竿崛起的原因,主要在于两个方面:

一是以低成本作主力,凭借低价占据优势。一方面是人工成本上,河北劳动力成本更低。据青年横财发展会报道,河北的人工一天大概只需要百来块,能工作十个小时,而威海的渔具工厂则大多已发展成熟,人工成本更高,且节假日还要休息。

另一方面是原料采购成本上,早期的时候,由于河北并不具备自己生产碳纤维布的工艺水准,因此全部都是使用威海或者山东德州的碳纤维布,然而最近两年,河北开始大批量出现了一些复合标准的碳纤维布,这也使得鱼竿生产成本下降了很多。

二是找准目标用户,抓住主要人群。这两年,钓鱼热潮升温,大批尝鲜者开始加入到钓鱼热潮中。然而对于新手来说,他们可能不会像老道的钓友一样了解并认准威海钓具,因此在产品挑选上也更愿意抱着尝试心态,比起强调专业、质量的威海钓具,或许更乐意买一根便宜的沧州鱼竿来试水。 而后崛起的沧州鱼竿瞄准的正是这类人群。

一个产业要持续发展,“搅局者”、“挑战者”的不断出现是好事,市场竞争才能打破“一家独大”,形成“千帆竞发”的发展格局。从这个意思上讲,随着“钓鱼消费”的普及,钓具产品规模将不断扩大。由此,行业也会出现更多的威海、沧州的特色产业集聚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