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头钩是“禁用钓具”?姚教授别再诋毁休闲垂钓了

一觉醒来,铅头钩突然在钓鱼圈爆火,很多钓鱼人都在讨论铅头钩到底能不能使用,有人甚至赶忙自己的铅头钩全部扔掉,到底发生了什么?

据称,姚教授在一次针对护渔员的培训中,将铅头钩定义为新型锚鱼钩,并称“凡是可快速下沉的钓组,都可能是锚鱼工具。”

休闲垂钓是一项古老的户外运动,但在专家教授的眼里,休闲垂钓好像有些格格不入,频频遭到了一些所谓的“专家”的无端攻击和诋毁。

这样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论点一面世,就在广大垂钓爱好者当中引起激烈的反响。铅头钩成了新型锚鱼工具?姚教授的培训讲课一结束,就有人在朋友圈将铅头钩定义为“禁用钓具”,可见姚教授在钓鱼圈的影响力之大。

作为一名钓鱼爱好者,本人在此对姚教授的论点进行严正驳斥,并呼吁广大垂钓者团结起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推动休闲垂钓运动的健康发展。

首先,我们要搞清楚什么是铅头钩,什么是锚钩。铅头钩是一种十分常见的垂钓用具,因为钩柄处配有重铅而得名。这种鱼钩在路亚钓鱼当中经常用到,一般有3-14克等多种规格,是钓鲈鱼、鳜鱼、马口等鱼类的常用拟饵。

铅头钩的原理是利用重铅带动软虫或其他软体拟饵下沉到水底或水层中间,并通过摇杆或手抖等方式使拟饵产生波动或跳跃等动作来吸引鱼类上钩。

而锚钩则是一种非法的捕鱼工具,它通常由多个倒刺构成,锚鱼者通过猛拉鱼线,利用倒刺刺入鱼类的身体,并通过拉扯或拖拽等方式将其强行带出水面。

姚教授在提出铅头钩是新型锚钩的论点之前,就曾经提出过一个更加荒唐的论点,那就是“钓鱼矛盾论”。

2023年3月份,姚维志接受采访时指出:长江禁捕两年多以来,秩序总体良好,但垂钓管理可能是现阶段影响禁捕秩序的主要问题。

在这段访谈中,姚维志将钓鱼看成了一种影响长江禁渔的主要矛盾,实在令人诧异。这句话一出,立马引起了垂钓爱好者的一致声讨。

姚维志将垂钓视为长江禁捕的主要问题,不知道他本人有没有去深入调查研究?有没有去比较过休闲垂钓与电鱼、网鱼、水污染等因素对鱼类资源的影响?他有没有去考虑过休闲垂钓对社会和生态的积极作用?

如果姚教授真的关心长江鱼类保护,他应该去关注一些真正危害鱼类资源的问题,而不是去无中生有地攻击休闲垂钓。

不可否认,休闲垂钓仍面临很多问题,一些垂钓者的素质还有待提升,但垂钓仍旧只是垂钓,始终不可能与电鱼、网鱼等灭绝式捕捞方式相提并论。姚维志教授先是将钓鱼看成是“主要问题”,接着又将铅头钩也定义为新型锚钩,到底是出于何种目的?

对于一些影响长江鱼类洄游、产卵的关键因素,姚教授好像并没有提出什么高人一等的解决建议,来挽救这些珍稀鱼类。对于休闲垂钓,姚教授好像特别上心。

一是姚教授对休闲垂钓缺乏了解和尊重,他没有去实地考察和体验过休闲垂钓的过程和乐趣,也没有去了解和接触过休闲垂钓者的心态和行为。他只是凭借自己的主观臆断和偏见,将休闲垂钓者一概视为捕鱼者,将铅头钩一概视为锚钩。他本人没有主观意愿去区分休闲垂钓和捕鱼的本质区别,也没有去区分铅头钩和锚钩的形态区别。他只是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和权威地位,来误导那些不懂钓鱼的护渔员和公众,制造出一种休闲垂钓是危害鱼类资源的假象。

二是姚教授对长江鱼类保护这个问题上,暗藏私心。他本人十分清楚,长江禁捕是一个热点,而休闲垂钓则是一个弱势群体,通过制造出一些雷人论点,来吸引媒体的关注和社会的讨论,恰恰可以提升自己的知名度。至于自己的论点是否有科学依据和事实支持,是否会给休闲垂钓者带来困扰和伤害,这好像不是重点。

不管是哪一种原因,姚教授的做法都是不可取的,也是不可容忍的。作为一名水产学院的教授,作为一名鱼类保护专家,姚教授应该以科学、客观、公正、负责的态度来对待长江鱼类保护这一重大课题,而不是以无知、偏见、武断、不负责的态度来对待休闲垂钓这一合法运动。

姚教授应该以事实为依据,针对休闲垂钓提出合理化建议,而不是以臆想为依据,以情绪为导向,来随意指点江山。

请姚教授立即收回铅头钩是新型锚钩的错误论点,停止对休闲垂钓进行无端攻击和诋毁,并尊重休闲垂钓者的合法权益。

请姚教授认真学习和了解休闲垂钓的基本知识,并亲自体验一下休闲垂钓的过程,然后再来指导休闲垂钓工作。

与此同时,我们也呼吁广大休闲垂钓者团结起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推动休闲垂钓运动的健康发展。在垂钓时,钓友们要遵守各地垂钓规范,不在禁钓区域和禁钓时间内钓鱼,不使用非法的垂钓工具和方法进行垂钓。同时,我们要保护钓场环境,不在水域中投放有害物质,不对环境和鱼类造成破坏。在垂钓时要合理索取,养成钓大放小的习惯,传播正向的钓鱼文化和理念,不给一些别有用心的专家留下把柄。

当然,休闲垂钓是一项有益于身心健康、社会和谐的户外运动,不容一些无知、偏见、不负责的“专家”随意诋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