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钓真的是一个无人管的野孩子吗?

 

 

其实作为钓鱼人,我从来都没想过,会有那么一天,想钓个鱼会那么难!

没学钓鱼之前,河里,水库,到底皆可钓鱼,而且,都能钓的一些收获!但是学了钓鱼以后,真的一年不如一年!

学钓7年,概括性总结了这么多年钓鱼的烦恼

 

尤记得刚学第一年,无人管理的野塘,本意不指望能有所斩获,但是第一天空手,第二天空手,第三天居然被一个顿口黑漂彻底点燃了自己的心,那年是我野钓中的第一尾破十斤的大鱼。7.2鱼竿,2+1线组,4号的伊势尼,半个小时的人鱼搏斗,10草鱼!

多么难得的一尾鱼啊,这就是希望!但是随着出手的那次以后,这口塘被承包了,我也就没在垂钓过!

第二年,第三年!老家小型水库,随处可钓,虽然鱼儿不多,但是至少磨时间,还是有机会钓到一些!可是随着你的垂钓,你的鱼获。这些库沦陷了,网工,电工,彻底将至搅和到废!最近发现,这些库也都被承包了!

第四年,第五年,第六年,甚至第七年!整整7年,从原先可钓,渐渐的到了不能钓,禁止垂钓,即便能钓也无鱼费时间的地步!

2020年,本身憧憬今年能有机会改变,为了能钓鱼,多方打听,也了解了不少水库。而最近所了解的一个水库,最近出去掏点。结果,悲剧依旧啊,转承包,不允许垂钓,即便给钱,人也不允许!

钓鱼,野钓钓鱼人,我们的未来在哪?

 

其实啊峰有时候在想,很多大型活动,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机构!至少这个机构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限制,或者给于一些帮助!

那么,钓鱼其实也是一个大型的活动项目吧,全国各类钓鱼人加起来起码的几亿人,除了一些竞技钓,还有一套体系!但是野钓却成了一个无人管的“野孩子”,有可能因为触动了什么,钓个鱼也可能会被阻拦,或者抓捕!

到底什么原因,导致了这样的一个处境,这真的是一个让人深思的问题,我不是一个悲天悯人的人,说实话,也确实被如此艰难的处境,所触动了!